<samp id="tdymb"><output id="tdymb"></output></samp>

    <ol id="tdymb"><output id="tdymb"></output></ol>

    <span id="tdymb"><blockquote id="tdymb"></blockquote></span>
      <span id="tdymb"><output id="tdymb"></output></span>
        聚焦兩會——中國書法的聲音    

      專訪全國政協委員、著名書法家歐陽中石:“文德化和”四個字是中華文化的精髓

        “廣益集思統一,同心協力和諧”,這是全國政協委員、著名書法家歐陽中石先生為2013年全國兩會專門題寫的賀詞。3月6日,新華網記者專訪正在參加全國兩會的歐陽先生。作為在書法、哲學、教育等諸多領域具有高深造詣的文化大家,歐陽中石先生從象形文字的角度剖析了“文、德、化、和”四個字,并指出,這四個字正是中華文化的精髓所在,中國的文化道路,就是追求繁榮與和諧的道路。

          文——繁榮、和諧

          歐陽中石認為,大力發展文化,就要首先明確“文化”的概念。《易經》中有這樣一句:“物相雜,故曰文。”“‘雜’即‘襍’,原意是許多鳥停在樹枝上,‘文’通‘紋’,這句話引申理解為各種事物聚集在一起,形成各種各樣的痕跡,也就是‘繁榮’”。“五色成文而不亂。”歐陽中石又引用了《禮記•樂記》中的一句話,“意思是,要有章法,要和諧。”歐陽中石說:“我理解,所謂‘文’就是繁榮、和諧。”

          德——正直向上之心

          歐陽中石拿起筆紙,給記者寫了“德”字。“‘德’字的右半部分其實是‘惪’字,一個‘直’一個‘心’,是不是很好理解?正直、向上即為德。”他解釋道,為了使“文”得到很好的發展,就要強調“德”,也就是說,人要從思想和行動上都保持正直。

       化——變化、化解

          “‘化’這個字的寫法其實是對稱的,是一正一反的兩個‘人’”,歐陽中石邊說邊寫。記者查辭典得到釋義:甲骨文,從二人,象二人相倒背之形,一正一反,以示變化。歐陽中石解釋說,雖然人人都要正直向上,也難免有所碰撞,有了碰撞,有了不一致,就要通過“化”變成一致。

          和——一致的聲音

          “和故百物化焉”——《禮記•樂記》中的這句話同時出現了“和”、“化”兩個字。歐陽中石說,“和”字從“口”部,意思是人發出的聲音。聲音雖有不同,卻是一致的,這就是“和而不同、不同而和”。

      繁榮與和諧就是文化發展的道路

          歐陽中石認為,“文”、“德”、“化”的最終目標是“和”,“‘文德化和’四個字是中華文化的精髓。”“文化”就是用“文”化及一切,把一切化成了“文”,把一切事物變成繁榮而和諧的狀態。歐陽中石說,“文化”是人類歷史上形成的物質財富和精神文化的總和,“中華民族從祖先一直到今人,一直在追求這種繁榮與和諧。換言之,繁榮與和諧,就是文化發展的道路。”

      中國書法家協會名譽主席沈鵬委員:讓德育和美育發揮實效

      沈鵬委員(中國書法家協會名譽主席)
          我是連續四屆的全國政協委員了。在過去20年參政議政的歲月里,我和人民政協結下了不解之緣,也在每年兩會期間發出過很多呼吁。關于藝術,關于道德,但更多的還是關于教育。
      20年來,我欣喜地看到,我國的教育事業發生了巨大變化。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里,提到今后會“繼續推進教育優先發展”,把用于教育的錢用好,讓人民滿意,我聽了感到非常欣慰。
      一個國家和民族能否從內到外真正強大起來,關鍵取決于國民素質,而培養素質全面、可擔重任的國民,必須從“根”上入手,從未來棟梁們的培養上入手。

        我曾經提交過大量關于教育的提案,有的很快被采納了,比如中小學開設書法課;有的則未能實現,比如停止評選三好學生。今天,我還是堅持自己的觀點:不能把孩子分成三六九等,尤其不能用分數代替德育和美育。

      有這么一個故事:有個中國代表團去美國一所名校考察,帶了禮物,想送給該校最好的學生,結果這所學校的校長說:我們沒有最好的學生,所有學生都是優秀的。我們能不能也讓孩子們知道——他們都是優秀的。

        我兒時曾有過一段經歷,至今記憶深刻。上小學時,有一個學期我的操行成績被評定為“丙下”,原因僅僅是上課時和同學說笑了幾句。我難過了很久。下一個學期,隨著漸漸懂事,我的學習成績上去了,操行也變成了甲等。可見,學生是在不斷成長的,不能過早地把他們隨意歸類。

        我已八十有二,無法經常出門考察,但仍堅持看報,對教育類報道尤其關注,還專門請教師朋友上門聊天,了解情況。讓我憂心的是,課業負擔過重、自由空間太少、追求分數甚于追求創新……今天的孩子為什么越來越累,越來越失去想象力?拿分數把孩子圈起來,還怎么要求他們有好身體、高素質。在我看來,培養全面發展的年輕人,要從小鼓勵他們有創造力、想象力,有獨立思考和懷疑精神,有正確且堅定的價值取向。

        我特別看重德育和美育。這兩種教育怎么發揮實效是個大課題,尤其是美育,現在往往簡化成加分工具,讓孩子練鋼琴、學畫畫去考學加分。其實,美育沒有絲毫功利性。我愛書法,就因為它像梁啟超所說:在各種藝術教育中,書法是最純粹的。我希望我們的孩子能享受到真正的美的熏陶,成為內外兼美的人。相信我們的教育會越來越好,今后,我將繼續為這些問題發出呼聲。

      趙長青委員:應進一步加強中小學書法教育

      光明網訊(記者錢曉鳴)“癸巳花甲本命年,春開鴻業心夢圓。厚積詩韻書政氣,盡揮墨象報文壇。”中國書協分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趙長青是一位老政協工作人員又是新委員,他賦詩一首志在書政協氣象、寫書協主業。他精心準備了政協的小組發言是談加強全國中小學開展書法教育問題的。
      趙長青委員認為:

        教育部2011年要求全國中小學開展書法教育,小學三到六年級的語文課程中,每周開設一課時書法課。今年2月初,又印發《中小學書法教育指導綱要》,要求每一個學生達到規范書寫漢字的基本要求。這些舉措對于中小學書法教育的普及,漢字書寫的規范化具有積極意義。直面中小學書法教育,還存在一些問題,較之其他藝術教育有一定差距,主要體現是:

        一、由于多種因素所致,中小學生的書法教育課停頓三十多年,造成的書法教育“斷代”影響已凸現出來。在今天生活節奏日益加快的信息時代,人們認為花費時間練字費時費力,習慣使用電腦的時間遠遠多于執筆寫字,“提筆忘字”已經是很多國人書寫漢字的常態…。

        二、雖然書法教育已形成從小學到大學本科,再到碩士、博士乃至博士后的格局,但各類書法人才的培養情況并不平衡。在全國中小學開設書法課所面臨的最突出最緊迫的問題,就是專業書法教師嚴重短缺。這已成為制約中小學書法教育進一步發展的“瓶頸”,并且短期內很難有所改變。

        三、由于種種原因,書法在辦學方面落后于其他藝術門類。例如全國有中央美術學院等多所專業美術學院,而專業的書法學院至今尚無一所,更談不上國家級的書法學院。培養書法專業人才的途徑不暢,書法專業人才的水平難以提高。這與書法藝術的歷史地位和現實作用形成強烈的反差。

      這些不論是認識上的問題,還是發展中的問題,都是長期積累的問題,應引起社會各方面的足夠重視,逐步提到工作日程上來。結合在中國書協多年的工作實踐,我建議:

        一、通過多種渠道、多種形式呼吁黨和國家,各級黨委、政府高度重視書法事業,充分認識到書法藝術在文化建設中的特殊地位和獨特作用。通過中國書法進萬家、創建命名中國書法名城(之鄉)等活動,力促把書法事業納入到各地經濟、文化和社會發展總體規劃,作為文化強省、強市、強縣的重要內容來對待。通過書法藝術的大普及大發展大繁榮,必然有利于提升全民的思想文化素質。要做到這一點必須首先抓好基礎工程,推動中小學書法教育健康發展,

        二、為書法事業的可持續發展,書法藝術后繼有人奠定基礎,形成源源不斷的后備大軍。在全國中小學積極開展“從小寫好中國字,長大做好中國人”主題活動,通過捐建命名蘭亭學校,打造蘭亭學校品牌。現中國書協在全國(包括港澳臺)捐建命名29所蘭亭學校,為普及書法教育起到了引領示范作用。同時繼續推動海峽兩岸的書法交流,堅持“祖國統一,書法先行”的理念,推進中國書法進萬家——走進臺灣,命名蘭亭學校活動。

        三、盡快建立中國書法學院,加快培養書法教育的專業人才,不斷輸送中小學書法教師。2012年中國書協與燕京職業技術學院合作,專門招收書法師資49名學員,已取得很好的反響。要在此基礎上創建燕京書法學院;建議各地都要在師范學院里增設書法專業,擴大招生,以緩解燃眉之急。充分利用現代科技,開通書法教育遠程(視頻)網絡,傳播書法教育,創造中小學書法教育的良好環境。

        四、組織引領廣大書法家和書法工作者擔當中小學書法教育的校外輔導員。特別是要動員中國書協會員組成志愿者隊伍,經常不斷地深入當地中小學進行志愿服務。同時,通過舉辦培訓、講座、筆會、展覽等形式,采取義賣和拍賣相結合的方式,廣泛籌措資金,資助西部貧困地區、革命老區的學校,建立小型書法圖書室,捐助家庭困難的學生。

      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言恭達:書法應有尊嚴書壇需要安靜

      “截至去年,中國書協會員已有11163名,作為人民團體,中書協對于入會的條件和名額的控制、把握還是比較好的。”言恭達對《美術文化周刊》記者表示。

      當今書壇非常活躍,各種名目的協會、學會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對此,言恭達認為不應該簡單地拒絕它,而是應該主動地接受它,國家在這方面應該出臺一些相應的行業法規,引導、規范這些新興業態的文化組織。“書協總體上還是應該按照書法本體,也就是以書法創作為中心來推進它的發展,而不是搞一些表面化的轟轟烈烈的群眾文化運動。”

      對于當下不少行政官員加入書協的現象,言恭達認為應該辯證地看待。從正面效應來說,領導干部喜愛書法,倡導書法藝術,對于提高領導干部、公務員的文化素質是很有好處的。而且,領導干部在不同的崗位上也能起到支持書協開展活動的作用。從負面效應來說,有的領導干部以“權力尋租”的方式將自己的身份一下子轉變為書法家,并通過炒作強行讓社會承認,帶來非常壞的社會影響。行政官員加入書協組織應有自律意識,切忌犯“浮躁病”。

      “我們不允許任何人對書法文化心靈價值的嘲弄和異化,這是幾千年來書法藝術‘技進乎道’最本質的求索。我們需要站在人類文化學的高度觀照中國書法,需要從國家文化戰略層面衡量中國書法的發展現狀,營造一個全民熱愛書法藝術,同時全民仰視書法文化,弘揚現代人文精神的新氛圍。”他說。

      言恭達認為,書協應該按照書法的本體規律推進它的工作,潛心把書法學好才是所有書協會員、書法愛好者真正應該關注的。“我的盼望是回歸本真,回歸純凈,少一點‘惡炒’和‘爭位’,多一點理解和呵護,冷靜地自省書協存在的意義,反思一個書法藝術工作者的社會擔當。不管是何級官員,還是普通群眾,都應懂得:文化是一種深刻的社會生活,也是一種深刻的社會責任。書協這個黨領導下的人民團體,其職責是為廣大會員服務的,不是自己爭名奪利的場所。”他呼吁中國書壇應有更多的人文關懷,要像善待自己的生命一樣,關愛會員,善待同道,尤其是在貧苦線上的同道。只有重視“人性”的價值,協會的工作才能以“平視”為基點,進入人性化管理。

      言恭達最后說:“中國書法需要尊嚴,需要高貴,需要秩序,需要安靜。書壇需要拒絕‘爭位’,拒絕浮躁,拒絕誘惑。文化大發展大繁榮,最終是心靈的回歸。我們要像保護天空不受灰霾污染一樣,書壇更需要社會心靈建設,堅守精神家園,堅守藝術本體,永不變質!”

      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蘇士澍:中國人當學好中國字

      今年參加兩會,讓蘇士澍備感欣慰的是,經過他和眾多委員、代表的多次呼吁,書法終于在2012年秋季正式進入中小學課堂。

      “我們的孩子現在從小吃面包、麥當勞,接受的是雙語教育,生活、學習已經全盤西化了。但我們作為一個中國人,在如何加強漢字書寫教育的力度上很不夠。看動漫的時間讓孩子學學漢字不好嗎?”蘇士澍在在接受《美術文化周刊》專訪時說。

      作為一名連任3屆的政協委員,他一直在為中小學書法教育事業而奔走。這次,蘇士澍把提案的重點放在怎么落實和實施“中小學書法進課堂”上。他對記者滔滔不絕地說起具體的建議。

      “現在電腦的普及對于漢字學習形成了很大的沖擊。漢字是華夏五千年的根,我們永遠不能把漢字丟掉。要是到了提筆不會寫字的地步,就是很可怕的事了。西方發達國家認為中國只是在輸出產品,而沒有輸出文化。這種評價應該足夠引起我們重視和警醒了。”蘇士澍認為一定要把學漢字、寫漢字提到國家文化戰略的層面去認識這個問題,“‘文化自尊、文化自信’不能束之高閣,應該體現在學好漢字上。”

      去年,蘇士澍受人民教育出版社的委托,編寫了一套中小學書法的課本,目前已在幾個省開始試用。此外,他還調研了常州博物館、鎮江博物館、四川省博物館,打算從今年暑假開始,讓孩子的書法教育走進博物館。但現在也面臨兩個問題:一是師資,二是解決學生從學校到博物館的車輛。

      2011年,蘇士澍還提出了在中小學開學前設立“書法周”的想法。學生放完寒暑假回來,在一周的時間內通過寫字可以“收心”,促使其很快地進入學習狀態。

      蘇士澍認為不能把漢字、書法的學習神化,要與生活聯系在一起。為此,他專門寫了一本《漢字365》,列出365個常用字的各種書體,這樣每天只需一分鐘學習漢字,就可以積少成多,掌握常用漢字和書法的奧秘。

      “老祖宗留下的豐厚文化遺產都在漢字里面,我們應該好好挖掘其中的涵義。”蘇士澍注意到,長期以來,中國的漢字教學都是通過拼音來實現的,但漢字恰恰是形音義結合的產物,我們對此一直未給予足夠的重視。“如果有條件的話,我還設想仿造迪斯尼樂園去建造一個漢字文化園,家長可以帶著孩子體味學習漢字的樂趣。這是一個事業,也是一個產業,為我們的子孫后代造福。”蘇士澍的這個暢想頗有新意。

       

      徐利明:“功利化”的書法培訓班難以傳承書法文化內涵

      “現在,書法培訓班不少,字寫得好的孩子不多;那些字寫得不錯的孩子也很少能領悟書法的文化內涵,當前的教育多是把‘書法’作為一個工具,作為通往藝術院校的敲門磚……”3月7日,全國政協委員、當代書壇中年代表書家之一、江蘇省書法創作研究中心主任徐利明在北京接受記者專訪,表達自己對書法藝術傳承的擔憂。

      隨著電子產品的普及,孩子的鋼筆字寫得越來越不成形,而毛筆書法離教育更是越來越遠。最近幾年,在不少愛好傳統文化人士,包括不少文藝界的名人的呼吁下,教育部終于在2013年初頒行《中小學書法教育指導綱要》,要求全國中小學生重新開設書法課程。

       “功利化的書法普及是沒有生命的”

      “看到這樣的動作非常欣慰,但也擔憂這個《綱要》流于形式。”徐利明說,恢復書法教育不僅是教孩子們寫字,更是要向孩子傳達書法藝術中蘊含的深厚文化內涵,培養孩子的審美意識及文化素養。

      到國外做文化交流的時候,有一個很深的感觸,海外華人甚至日韓等漢文化圈的國家對書法的學習傳承比國人做得更好。“像海外華人,他們學習書法不是作為一門藝術,而是完全出于一種對祖國、對民族的情感。”徐利明說。

      “在國內,書法培訓班不少,但充滿了‘功利化’思維,比如作為考試加分的依據、賺錢謀生的手段,甚至是通往藝術院校的敲門磚……而這樣的書法普及是沒有生命的,不能長久的,這是我們社會的悲哀,我們應該感到羞愧。”

       “書法應當納入全民‘文化素養’培養”

      “書法不僅是作為一種藝術技能來學習,而是要作為一種修養來培養,作為一種文化素養的培養,一種人格修養的錘煉。最怕書法作為一種藝術傳下去了,里面核心的文化素養丟了。”徐利明擔憂地說。

      徐利明表示,書法應當納入全民“文化素養”來培養。

      文化素養不僅僅是數理化知識,不僅僅是用漢語寫一篇文章或者知道一點唐詩宋詞,學習書法可以培養一個人對于傳統文化潛移默化的一種情結,包括審美情節、民族情結及文化情結,而這才應當是民眾文化素養重要的部分。

       “想給中小學生講毛筆字里的大學問”

      “有機會的話想給中小學生講一講書法中‘小小一個毛筆字’蘊含的大學問。”徐利明說,古代人開始接觸文字就學三字經、千字文,都是毛筆寫出來的,書法從小就深入到人們的骨髓里,也深入到我們民族的性格里。你學習書法,讀書的時候不自覺的就會選擇民族傳統文化的書,讀優秀的文章、詩詞歌賦,包括欣賞中國的戲劇、傳統文化、甚至中國的禮儀,待人接物的習慣都能聯系起來。這就是藝術的魅力。審美是互通的……

      在采訪中,徐利明還談到作為一名政協委員履職的感受。“作為一名全國政協委員,不能從一己之利考慮問題,要從國家、民族的角度考慮問題,考慮如何為這個國家做點什么,不忘自己身上承擔的社會責任,以良心做人,以良知做事。”

       


          歐陽中石


          歐陽中石書法


          沈鵬


          沈鵬書法作品


          趙長青


          趙長青書法作品


          言恭達書法作品


          言恭達書法作品


          蘇士澍


          蘇士澍書法作品


          徐利明


          徐利明書法作品


       
       
      往期精彩回顧    
      書法網 以海量書法、篆刻、國畫信息為基礎,傾力打造中國書法第一門戶!
      郵箱地址:shufawang@126.com   資料郵箱:shufaziliao@126.com
      魯ICP備06004066號
      天天啪啪